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06
08
[中國石油報]許勤華:中國在國際能源治理中的作用與地位
來源: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以來,全球經濟發生新的變化,使得能源轉型呈現加速態勢:其一,全球油氣價格發生劇烈波動,引發了各國對于傳統能源供應安全的廣泛擔憂,爭取“能源自主”的聲音明顯上升。其二,來自自然界的新冠病毒和頻發的極端氣候現象讓氣候問題更加嚴峻,各國對于氣候問題的關注上升到前所未有高度,爭相提出“碳中和”時間表,主動推動能源轉型。其三,新冠疫情重創了全球經濟,各國普遍選擇通過凱恩斯主義的政府大規模投資手段來提振經濟,發展可再生能源、實現能源轉型成為各國共同的選擇。能源轉型已經成為全球新冠疫情爆發后,當今世界最突出的大趨勢之一。

中國是一個后發國家,很長一段時間里在全球能源格局中地位相對次要,也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相對缺位。但在改革開放,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后,中國在全球能源格局中地位不斷上升,成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氣進口國,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能源格局中最為重要的板塊之一。另一方面,中國也是全球能源轉型最積極的推動者。早在2016年,中國就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中國也是全球頁巖油氣儲量最豐富的國家。中國將市場與政策手段結合,將能源技術與電力技術、信息技術等結合,有力推動了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讓中國在全球能源轉型的諸多領域處在世界領先地位。

中國在全球能源格局中至關重要的地位為中國帶來了雄厚的能源實力,為中國將能源實力轉換為能源權力提供了重要保障,中國開始構建本國的全球能源戰略,也讓中國成為全球能源治理更加積極的參與者。一方面,中國積極拓展與已有機制的合作,如與IEA、國際能源論壇等專門性能源治理機制建立伙伴或聯盟關系,積極參與G20、亞太經合組織、東盟等區域性、綜合性國際機制的能源治理議程,推動全球能源治理體系改革。另一方面,通過創建以“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和GEIDCO為代表的一系列新的國際機制,中國也在積極為全球能源治理貢獻“中國方案”,提供新的全球能源治理公共產品,并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可。

“國際能源治理”的要素包括五個方面:一是國際能源治理的價值觀,即在全球范圍內所要達到的治理能源事務的理想目標,這個目標一般是超越國家、種族、宗教、意識形態、經濟發展水平之上的。如,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推出的“低碳城鎮”和“智能能源小區”等能源發展新概念;二是國際能源治理的規則,包括用以調節國際能源關系和規范國際能源秩序的所有跨國性的原則、規范、標準、政策、協議和程序等。如,能源憲章對過境能源運輸的一些規范性要求;三是國際能源治理的主體,即制定和實施全球規則的組織機構主要有兩類,分別為“各國政府、政府部門及亞國家的政府當局”和“各類政府間和非政府間國際能源組織”,后者如國際能源機構、歐佩克、世界能源理事會、能源憲章和國際能源論壇等;四是國際能源治理的合作機制,包括全球性的和地區性的,如聯合國、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東盟+3、上海合作組織、中亞區域能源、大湄公河次區域、東北亞等能源工作組等;五是國際能源治理的經濟協調手段,即能源現貨市場和能源期貨市場。

在全球化背景下,任何一個國家不能單獨保障自己的能源安全,必須通過有效的國際合作來保障本國的國家能源安全,這就要求中國積極參與雙邊、多邊的國際能源合作。中國作為世界能源需求大國,需要與國際社會展開合作,積極參與國際能源治理不僅可以保證充足的外部能源供應,也有助于中國國內能源問題的解決。迄今為止,中國在積極參與國際能源治理過程中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

中國堅持“睦鄰、安鄰、富鄰”政策,與對中國能源安全居于重大影響的周邊國家的友好合作關系不斷深化。世界主要能源資源國家多屬發展中國家,與中國國家關系相對友好。中國對能源資源豐富而經濟發展滯后國家的道義支持和經濟援助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應,為中國與其開展能源必須要的政治基礎。部分資源國存在借助中國的影響緩解來自西方國家“民主”、“良政”壓力的需求,希望與中國發展能源你關系。中國既是需求旺盛的能源大市場,又是能源生產大國,特別是豐富的煤炭儲量及其較強的開發出口能力,成為中國對國際能源秩序施加影響、參與國際能源治理的重要杠桿。中國還是核大國,有條件在一些大國推動的“國際鈾濃縮中心”、“鈾銀行”的形成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國與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同屬能源消費國,在維護國際能源市場穩定問題上存在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間。中國能源企業的經營水平不斷提高,“走出去”戰略的實施取得了重要進展、積累了一定經驗,比較優勢逐步增大。上述因素使中國在國際能源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不斷增大,國際能源秩序有望朝著于中國有利的方向變化。

面對諸如能源安全、環境保護、氣候變暖這些全人類共同的挑戰時,中國必須參與到國際能源治理的體制框架中,必須爭奪能源制度設計與能源規則運行話語權。世界進入了非對抗的競合時代時,對制度設計與規則運行話語權的掌控程度是一個國家參與和影響國際競爭與治理能力的有效試金石。中國對待國際能源治理的基本方針應確定為:融入、利用與改造相結合,在融入的同時利用、在利用的同時改造,積極而又穩妥地推動新的國際能源秩序的形成?!叭谌搿奔醇尤肫渲?,與其融入為一體。這在任何國際機制中都是后到者、勢弱者不得已而又相對明智的選擇。只有現行融入,才能了解、熟悉現有國際能源游戲規則及國際能源秩序行為主體之間的相互關系,并使之服務于中國的能源利益,才能避免或者減少可能發生的利益沖突和惡性競爭,才能樹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要“融入”,必須廣泛參與各種國際能源活動,努力發展各種國際能源關系,積極而又審慎地加入現有國際能源治理合作機制。

“利用”是融入的目的,是現階段中國爭取“有所作為”的主要著力方向。只有有效利用現行國際能源秩序,才能維護中國國際能源利益。要“利用”,必須加強對各種國際能源關系及國際能源規則的調研,找準中國國家利益與現行國際能源秩序的接軌點,妥善運籌各種國際關系,充分調動于中國有利的各種國際因素?!案脑臁笔侵袊趪H能源治理的長期任務。只有從根本上改變不公平、不合理的國際能源秩序,中國的國際能源利益才能得到保證?;谥袊茉窗踩c發展的中長期需要及中國新能源安全觀的要求,中國在此問題上的努力方向應是推動“合理、和諧、共贏、穩定”的國際能源秩序的形成。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國發院副院長兼歐亞院執行院長、國際關系學院教授)

原文發表于《中國石油報》2022年6月7日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
美熟丰满肥熟妇,性欧美牲交视频在线播放,色综合久久88色综合天天

    <form id="pbbzn"></form>
          <address id="pbbzn"></address>
            <sub id="pbbzn"><listing id="pbbzn"></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