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06
02
[新京報]馬亮:混合辦公:權宜之計還是未來趨勢?
來源:

疫情期間,員工無法到辦公室工作,遠程辦公、居家辦公等辦公模式日漸流行。與此同時,一大批遠程辦公平臺企業發展迅猛,有力支撐了大量企業的遠程辦公需求。

隨著疫情逐步緩解,一些企業繼續推行遠程辦公,或者采取混合辦公模式,規定員工每周至少要到辦公室若干次。

一些企業是疫情之下被迫如此,但是也有很多企業主動擁抱混合辦公。特別是互聯網等高科技企業對混合辦公情有獨鐘,甚至不少企業宣布未來永久推行混合辦公,哪怕疫情結束了也會繼續堅持下去。

國內某互聯網集團最早在話務員群體試驗和推行在家辦公,發現能夠顯著提升工作效率,降低員工流失率,并提高客戶滿意度。2022年2月,該集團宣布在全公司推行混合辦公,員工可根據實際管理需求,每周三、五在家辦公,全面推廣“3+2”等工作制。

如今,一些習慣了遠程辦公的員工,會因為不滿企業用工政策調整,可能選擇離職。比如,近日海外某公司機器學習總監Ian Goodfellow因為無法遠程辦公而宣布離職。這家公司在疫情期間推行了為期兩年的遠程辦公政策,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則改為混合辦工模式,從每周至少一天到辦公室逐步提高到每周三天坐班。但是,Ian不愿意返回辦公室工作,堅信“更多的靈活性辦公是對我的團隊最好的政策”。

然而,對于一些需要線下辦公和現場操作的工作崗位,遠程辦公往往不現實。最近,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在發給高管和員工的郵件中,旗幟鮮明地命令放棄遠程辦公,并規定下屬至少每周在辦公室工作40個小時。特斯拉是汽車制造業企業,裝配工必須在車間一線才能完成工作,因此遠程辦公自然不切實際。

混合辦公自出現以來就充滿爭議,而疫情之下的混合辦公則同樣面臨多元觀點的碰撞。疫情防控使混合辦公成為企業不得不選擇的工作模式,但是后疫情時代混合辦公是否會改弦更張,則有待進一步觀察。

特別是一些因為疫情而被迫采用混合辦公的企業,可能將其視為權宜之計。但是,也有很多企業富有遠見,認識到混合辦公的未來發展趨勢,認為這是企業順勢而為的重要機遇期。

混合辦公并非權宜之計

雖然混合辦公在疫情之前就已得到大量嘗試,但是新冠疫情顯著加速了混合辦公的到來。一些互聯網企業宣布永久遠程辦公,大量企業紛紛試水混合辦公。

完全遠程辦公或完全辦公室工作這兩個極端并非理想選擇,在二者之間是混合辦公的譜系,而企業有很大的空間進行靈活安排。

除了完全的居家辦公、遠程辦公,混合辦公提供了靈活的彈性工作制。比如人們可以選擇每周在辦公室工作和居家辦公的不同天數組合:4+1、3+2、2+3、1+4等,這使未來的工作模式更加靈活多樣。

但是,對于混合辦公的認識與定位,人們卻莫衷一是。一些人認為這是非常態時期的一時之舉、非常措施,在疫情結束后就會恢復常態。但是,也有不少有識之士認識到混合辦公是后疫情時代的未來職業新常態,使混合辦公從點到面在各行業擴散。

從混合辦公的收益來看,無論是員工還是企業都有多元回報。

員工通過混合辦公可以縮短通勤時間,采取靈活就業和彈性工時,這些都有助于更好地追求家庭與工作之間的平衡。企業可以推行共享工位并節省寫字樓租金,而混合辦公也使企業能夠進一步踐行企業社會責任,打造低碳減排、關愛員工的企業品牌。

與此同時,未來的職場人士也青睞混合辦公。首批“00后”在2022年正式步入職場,國內某知名招聘平臺發布的《00后群體就業選擇偏好調研報告》顯示,“00后”更關注自身,對于不喜歡的工作,“錢多、事少、離家近”也沒有用。他們更看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格外關注假期充足度、加班程度、通勤距離等條件。

“00后”在找工作時也有自己特殊的要求,比如他們向往公平職場環境,一些人在面試時甚至要求老板“不可以對我發火”。毫無疑問,混合辦公是他們的菜,而企業要想贏得先機,就應順勢而為,讀懂他們的擇業觀,改善人力資源管理,給他們更多成長空間。

混合辦公也帶動多家在線辦公平臺發展,推出更加人性化和界面友好的遠程辦公系統。一些大企業自建遠程辦公平臺,而中小企業則選擇購買遠程辦公平臺服務,平臺之間的互操作性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問題。

混合辦公也面臨爭議

混合辦公是一把“雙刃劍”,除了有上述收益,也面臨諸多爭議。

從企業來看,混合辦公讓員工靈活了,但是企業如何管理員工并維系經營就成為現實問題。比如,企業擔心員工的考核、監督、協作等面臨挑戰,害怕員工在上班時間“摸魚”偷懶、工作效率低。

再如,家庭網絡的數字安全防護能力不足,可能使企業面臨信息泄露等風險。與此同時,混合辦公引發的勞動者相關權益保護與法律糾紛凸顯,亟待法律法規完善和切實可行的政策保障。

從員工來看,很多人也會對混合辦公心存擔憂。比如,他們會擔心居家辦公無法拉近同事關系,如何讓領導看到工作成績并謀求職業發展機會就成為現實問題。再如,員工也會擔心家庭與工作的界限模糊,好像居家辦公就沒有下班的概念了。與此同時,混合辦公在重新定義家的概念,并可能影響家庭和睦。

毫無疑問,并非所有行業和企業都適合混合辦公,但是混合辦公的確是人力資源管理領域未來可期的發展趨勢。

最近,某知名招聘平臺和北大國發院聯合發布的《疫情沖擊下的遠程居家辦公:現實與展望》對招聘廣告和求職者進行調研,發現求職者對遠程居家辦公的呼聲很高,特別是互聯網、數字化、單體化、知識型的行業熱情高漲。

該報告認為,遠程居家辦公的轉型仍然處于起步階段,而疫情及防控措施則加快了一些企業的遠程居家辦公步伐。遠程居家辦公有望緩解上班族面臨的通勤、住房、兼顧家庭等問題,而政府部門則應大力推動遠程居家辦公。

如何使混合辦公成為未來趨勢

對管理部門而言,要不要鼓勵混合辦公?如何規范和引導混合辦公?如果說混合辦公對企業、員工和社會而言都有助益,那么混合辦公也應是管理部門鼓勵的發展方向,并應采取更多政策措施加以推動。

混合辦公是政府部門樂見的發展方向,畢竟它對旅游、降低碳排放、緩解交通擁堵和空氣污染、推動家庭生育等都有積極意義。比如,人們因為可以靈活安排工作時間和地點,那么短途旅游就會明顯增多。再如,混合辦公大大減少了人們的通勤距離和時間,對減少低碳城市而言意義重大。此外,混合辦公使員工可以平衡家庭和工作,生育意愿也會有所提升。

城市群是中國新型城鎮化的未來,意味著區域中心城市、中小城市和衛星城市的分工與合作。城市群的崛起會帶來人才的職住分離、城市間流動與柔性引進,而混合辦公則有利于加快城市群發展。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人們可以工作在A市,生活在B市,在時空維度更加靈活地安排自己的家庭和工作。

比如,今年發布的《長株潭都市圈發展規劃》就提出要促進人才和科研資源共享,推動優秀人才跨區域跨所有制流動渠道,并支持三市企業間開展共享用工。正所謂鐵打的城市,流動的市民,城市群有助于打破城市之間的行政邊界,推動生產要素流動。就此而言,混合辦公有利于助推城市群發展。

鑒于混合辦公對實現“雙碳”目標、國家人口政策和城市群發展的戰略意義,中央政府部門可推動出臺和修訂勞動方面的法律法規,解決用人單位對法律爭端的后顧之憂。此外,對推行混合辦公的企業提供優惠政策和獎補,鼓勵更多企業擁抱混合辦公。

對地方政府來說,城市群和區域一體化意味著職住分離將成為常態乃至值得追求的一種城市空間模式,在認可職住分離的同時加快暢通城際通勤,使人才在城市內部和城市之間充分流動起來。地方政府不妨通過租購同權、城市群同權等政策,強化人們的制度可預期性,使更多人擁抱混合辦公。與此同時,地方政府應研究房地產政策調整方向,通過改善型住房等滿足人們的混合辦公需求。

地方政府可結合本地情況,出臺鼓勵混合辦公的政策,有條件的可以出臺地方性條例。這有利于吸引人才安家落戶,保障女性員工權益,使城市在“搶人大戰”中拔得頭籌。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專聘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原文鏈接:馬亮:混合辦公:權宜之計還是未來趨勢?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
美熟丰满肥熟妇,性欧美牲交视频在线播放,色综合久久88色综合天天

    <form id="pbbzn"></form>
          <address id="pbbzn"></address>
            <sub id="pbbzn"><listing id="pbbzn"></listing></sub>